本站网盟 > 如皋廉政 > 宣传教育 > 廉政文化 > 正文内容

治疫名宦如皋吴篪

治疫名宦如皋吴篪

作者:彭伟 肖连生

范仲淹有言:“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。”古代文人,既能从政,又能从医,实为大幸。近代医家曹炳章重刊《临证医案笔记》,写道:“先生由大令晋阶司马……其出为名宦,处为名医。”这位先生便是治疫名宦吴篪,《临证医案笔记》的作者。

查阅如皋白蒲《吴氏家乘》,吴篪(1760—1836),原名筠,字简菴,号渭源,太学生,先后任安徽东流县知县、太和县知县、凤阳府同知,福建通省粮储道兼署按察使司、按察使、布政使,两淮、山东都转盐运使诸职。出任山东盐运使时,吴篪已经年入古稀,才因脚病告老还乡。考察吴篪的仕途轨迹,有两个疑问。一是他的官职何以一路飙升,最后出任“肥缺”盐运使?二是他未曾考取举人、进士之类的功名,怎能官至五品盐运使?

纵看相关史料,第一个疑问的答案是吴篪为官,为民办事,上获皇帝信赖,下得百姓爱戴,才能官至盐运使。左都御史、同里翰林、道光帝师沈岐为吴篪作传,称赞他任职东流,用实心施行实证。乙亥年(1779),东流县闹饥荒,吴篪积极应对,救人救荒,县中没有一人流离失所。他还重视地方教育事业。东流学宫(学校),年久失修。吴篪取出俸禄,率先捐款;地方绅士也纷纷响应。最终修好学校,培养出进士冯云路等才子。吴篪还不畏权贵,敢于施政。东流县冯其元是一个流氓。平日,他仗着靠山陈姓法官的势力,威胁前任知县,欺压善良的东流百姓。吴篪为官清廉,不与他同流合污,将其逮捕。从此,东流百姓安居乐业。由于政绩显著,皇帝下诏,称赞吴篪“实是好官”。沈岐也有评语,皇上知道吴篪聪慧,政绩卓越,才擢升他为两淮盐官。因为回避家乡官员,又改任他为山东盐官。吴篪为官不贪,面对肥缺,他急流勇退,告老还乡。壬辰年(1832),白蒲闹饥荒,他不顾高龄,积极参与赈灾,为乡人传诵。

据《吴氏家乘》所记,吴篪为官清廉,施行善政。究其原因,一是他为医生,有善心;二是他爱菊花,有品格。爱菊名士陶渊明曾任彭泽县令。东流县古为彭泽县,留有陶渊明莳菊故址——菊江亭。吴篪率先捐钱,修葺菊江亭,又作《菊江亭记》。他在文中赞誉陶渊明高风亮节,希望自己来到陶渊明为官之地,学习陶渊明的志气。吴篪痴迷菊花,还绘有一幅《橹摇背指菊花图》,点出杜甫诗作《送李八秘书赴杜相公幕》。由于吴篪为官名声甚佳,大学士朱珪、大学士王杰(乾隆年间状元)、大学士董诰、大学士王鼎、进士姚鼐(桐城派鼻祖)、进士鲍之钟、藏书家孙星衍(乾隆年间榜眼)、刑部侍郎陈希曾(乾隆年间探花)等等高官名流,纷纷为《橹摇背指菊花图》赋诗题咏。其中两广总督林则徐的咏诗,尤赞吴篪气节,兹录如下:

爱花人似陶公癖,写照诗传杜老神。身到锦江寻昨梦,官来彭泽悟前因。扁舟下水遥相忆,老圃凌霜晚更亲。闻道天心重清节,秋英移作海山春。

至于第二个疑问,吴篪没有相应的功名,却能步入宦海呢?这与他的医术有关。他是一位治疫高手。吴篪撰写《临证医案笔记·自序》时,追忆幼年时期,体弱多病,舍友劝他自学养生之术。于是吴篪取出家藏李时珍等人的著作,细细自学,以致荒废学业。由于痴情医学,吴篪博览诸家经方辩证,专心研习。十多年下来,他学到古人药方的妙处,按脉自治,顽疾痊愈。他远游京师,由于医术高明,得到军机大臣索绰络·英和赏识,又结交军机大臣蒋攸铦、大学士王鼎等人。当时沈岐已在北京为官,亲眼所见吴篪在京生活。据《白蒲政治》记述,吴篪在蒋攸铦任家庭医生,后得蒋氏举荐,步入仕途。

无论是入仕之前,还是入仕之后,吴篪至始至终是一位良医,尤善治疫,即治疗各种传染病。现据《临证医案笔记》,列举数例。肃亲王爱新觉罗·永锡(1753—1821)的二阿哥爱新觉罗·敬叙(辅国公)患有疟疾,每天申时、酉时,只发热,不发寒,烦躁口渴,一直到夜晚,才会退热口不干。前后请医生医治(笔者注:按其身份,当有御医出诊)两个月,并不见效。吴篪为他把脉,认定其中夏毒,伤于暑热入内,表毒易解,内火积蓄成疟,不易去除。于是他据《内经》所述,采用柴胡、知母花粉、竹叶入药,结果二阿哥热退脉静,疟止身安。军机大臣、武英殿大学士曹振镛罹患疟疾,每日酉时直至子时、丑时,浑身不适,发寒发热,食欲不振,频频咳痰。吴篪把脉,段为脉象虚弱细涩,故而采用补中益气汤及人参煨姜进补,曹振镛得以康复。道光帝师万承风的夫人不幸也患疟疾,症状为寒多热少,口苦耳闭,四肢变冷,腹痛泄泻,难以饮食。前后治疗多日,不见效果。吴篪出诊,认为病因为感冒暑热成疟,阴阳未分,失于调解,以致脾胃受伤,正气大虚。他先试用附子理中汤,再用六君子加姜等药,治好万夫人。此外,吴篪还为学士吴山尊、学士陆璞堂、观将军、保定庆方伯等人治愈霍乱、疟疾等传染病。

吴篪作为医生,还十分热心。他遇到疫情,也积极参与治疫工作。痧症(伤寒、鼠疫、霍乱等传染病)在古代非常猖獗。吴篪曾为晚清医书《痧症全书》作序。在文中,他回忆了治痧往事。道光辛巳年(1821),吴篪从安徽前往福建任职,途中空暇时间回到家乡如皋。途径淮扬地区,时逢痧疫流行。病人往往来不及治疗,就已死亡。在苏州一带,痧疫尤其厉害。吴门名医向吴篪请教治疗方法,他未能解苏州痧疫,却铭记于心。他后来获得张寿田所刊《痧症全书》,如获至宝,途中认真阅读。壬午年(1822)夏,泉州又遭遇痧疫。吴篪急忙取出此书,帮助当地人成功防治痧疫。随后一年,即1823年,如皋胡杰(云溪)可谓继承同乡名医吴篪的志愿,重新校勘删订《痧症全书》。从此,诸版《痧症全书》于清末流传开来,痧疫也在全国各地得到控制。

吴篪其人,为官不贪,适可而止;为医不急,循序渐进,积累经验,治好患者。他既是良臣,又是良医,成为今人从医从政的楷模。